「我曾經接觸過超過一千位想改變的人。」

我曾經接觸過超過一千位想改變的人。

在學習身心靈的那些日子裡,從初階的課程開始上,會有很多需要實作的單元,可能會需要說出曾經傷害我們的事情,

或者學著讓情緒流動,想哭就哭,想大吼就大吼,當然,是在完全安全的環境與上課單元內。​

我非常喜歡上自我探索的課,想當然,我就會一直上下去。​

當課程越上越進階,也會回到初階的課程裡當學長姊。

每一個月都會回去幫忙,從陪伴一個人、四個人,最後我會帶一個十二人的大組。​

一開始,我不知道該怎麼幫忙,眼前的夥伴,比我小三歲,但他遇到的問題,我卻沒有體驗過,

父母吵架、離異,他輟學、也曾吸毒,現在對人生一點期望都沒有。怎麼辦?​

我曾經在這個課程中受到幫助,所以我也全力以赴地幫助他,這學姊當得有點傻,不過兩天的課程也順利地過了。

然後,每個月都會遇到很多人,漸漸地,我找到了生命的規律。​

回到一開始的那個同學,雖然看起來,他的人生跟我並不一樣,但從根本來看,跟我是一模一樣的。

在家裡想讓大家都開開心心,卻做不到,只好透過自己的脫序行為,想引起注意,分散爸媽吵架的注意力。​

後來,總能在眼前的每個人身上,找到有那麼一點相似的影子。​

「相信來到你眼前的人,你能夠貢獻一些什麼給他。」然後,我就會從每一次的課程中,去認識生命中的課題,

也去看見原來世界上有這麼多不同的人、家庭與故事。​

接著,去泰國清邁上課、馬來西亞、海南島,因為要聚集中國、香港、星馬、台灣等地的華人,所以我們總會出國上課。

然後就遇到更多更多的人,遇見了更多像老闆、像爸媽的人,才發現,生命都是一樣的。​

跟那些我覺得是老闆的人,事業真的做得很好,但我們同組後,才發現他也只是個想當小女孩的人,

所以我們也會開心地一起跳舞、玩耍,然後分享童年故事。​

──​

我想跟你分享這些經歷,是因為曾經有人問我:「代筆小姐你懂我嗎?我現在真的很痛苦,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助我?」​

每個人都是孩子,都是想要完成夢想的孩子,我走過的那些路,在課堂上大笑大哭的每個時刻,

回到生活中尋找改變的蛛絲馬跡,那些糾結與突破,跟你的糾結與渴望,都是一樣的。​

遇到了上千位想改變的人,然後呢?​
每個月上課,就像一場小型同學會,你總能在這些人跟你打招呼的樣態,

找到一些線索「沒有見面的這一個月,他做了什麼?感覺很不一樣。」當然,也有的人是看起來更憔悴了。​

所以,現在在做教練的工作,總是能回想起那些幫助過我的人,以及在課堂中帶給我啟發的人。

然後,帶著這股力量,幫助眼前的你。​

──​

唯有改變你的生命的慣性,看出那些一直想把你拉離軌道的重複腳本,按下停止鍵,就會找到力量,

因為,你本來就是有力量的,只是被不屬於你的東西蓋住了。​

你也是想改變的人嗎?

代筆小姐 miss Debbie

代筆小姐 miss Debbie

一個因痛恨通勤開始寫文章的女子,透過打造個人IP,走上創業與自由的人生。
期望能幫助一萬個素人,開始用自媒體變現,讓世界看見你的才華。

回到頂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