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因為我走過,也正在這條路上,為之著迷,我感謝成為我自己。​」

「這世界上只有兩個人能牽動我的情緒,你知道是誰嗎?」​

前兩天,發生了讓我氣到發抖的事情,眼看著過往的情緒又再次冒出來,

我帶著自己慢慢走過,傑克在旁邊引導我、提醒我,別掉入洞裡。​

讓情緒走過後,我抱著他感謝他的陪伴。我問他:「欸你剛剛都不生氣嗎?」​
他說:「這世界上只有兩個人能牽動我的情緒,你知道是誰嗎?」​

我想了想,能夠讓他生氣的人,應該是他最在乎的人。「你媽媽?」他點頭,然後我說:「另外一個是……」我還在思考。​

「是誰?猜不出來嗎?」他說這句話帶著嘴角的邪笑。​
「我嗎?」我都心虛了,因為這代表我很常惹怒他。​

──​

「你這個想法有什麼木馬病毒呢?」他突然丟了一個問題給我。​
「什麼都要抓木馬就對了。」我反擊。​
從行為或言語去找背後的動機,是不是藏著恐懼、藏著擔心,或其他情緒,是「抓木馬」的意思,然後我就開玩笑跟他說:​

「欸,那以前你不覺得我也很愛抓你木馬嗎?」​
他說:「對阿,那時候覺得很煩。」​

大概六月、七月的時候吧,那時候我們進入磨合期,每天住在一起、一起工作,若情緒沒有解決,就會累積起來,最後爆炸。

在我們還沒找到溝通的默契前,每天的密集相處,帶給彼此的都是壓力。​

發生一件不如意的事,我就會問他:「你覺得為什麼你會這樣做?」​
或者有時候逼問他:「有沒有可能這真的是你的生命課題?」​

當然,不會只有我逼問他,他也常常戳到我的痛點,這就是伴侶啊,

兩個約定好的人,彼此成為生命中的天使,以及最了解對方的惡魔,偶爾戳痛點,偶爾甜蜜蜜。​

我的壞脾氣,也因此改了很多,傑克的安定讓我知道,其實不生氣,也能解決問題,甚至可以更好地解決問題。​

我的一針見血,也幫助傑克看到很多他不曾看到的風景。​
「你是怎麼原諒對方的?」​
「你從甚麼時候開始可以不去在意?」​
「為什麼你都能感受到對方的心?」​

然後呢,我們就常搭著潛水艇,潛入過去、走進童年,看看還有什麼禮物遺留在那裏,

然後有時候會流淚,有時候恍然大悟,然後帶著禮物,繼續向前走。​

我們就這樣,成為了彼此的朋友與導師,終於明白了靈魂伴侶的意義,不是完美無瑕的才叫靈魂伴侶啊,

其實只是一個跟你約好的人,能聽得懂你說的話,能夠陪你去闖蕩天涯,偶爾也躺在草皮上休息,這就是靈魂伴侶啊!​

而靈魂伴侶,是可以修來的。

沒有人「應該」要為你做什麼,就像一開始傑克也不懂「知識變現」,也聽不懂「靈魂」,更看不懂「個人品牌」。​

但現在,我們無話不談,聊靈魂的約定、一起做個人品牌、一起研究知識變現,

而這些,都是投注了時間與愛,一點一滴灌溉而成的。​

──​

怎麼變成放閃文了,我本來是想跟你分享「生命」這個課題,是一部精采磅礡的電影,偶爾也會有美麗的橋段,

而這就是我接下來要做的事,我要陪伴有意願的人,走上自我認識的旅途,創造富足的人生。​

因為我走過,也正在這條路上,為之著迷,我感謝成為我自己。​

代筆小姐 miss Debbie

代筆小姐 miss Debbie

一個因痛恨通勤開始寫文章的女子,透過打造個人IP,走上創業與自由的人生。
期望能幫助一萬個素人,開始用自媒體變現,讓世界看見你的才華。

回到頂端